霸气书库 - 言情小说 - 渣皇本色之后宫三千人在线阅读 - 4、赵秘相亲失败,车震play被干到叫老公,内射连续高潮失禁

4、赵秘相亲失败,车震play被干到叫老公,内射连续高潮失禁

    一个月后,乱贼被全部清理,幕后主使也被斩首挂在菜市口震慑那些居心叵测之人,震动朝野的刺杀案落下帷幕,朝廷里的大臣们发现,往日一同上朝的同僚有几个消失了,但他们都很有眼色地没有谈论此事。

    帝王的威严就是在一次又一次与朝臣博弈中建立起来的,如今褚煜之登基已有一年,在经历了拔除庆王逆党和镇压乱贼两件大事,他的杀伐果决已经让人领悟到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,就算有小心思的,这会儿也偃旗息鼓了。

    前朝与后宫息息相关,朝臣们恭默守静,后宫也安安分分的,褚煜之很长时间没有召妃嫔入侍,只去贵妃宫里探望,她们也不像往常那样想方设法求宠,平日里除了给太后和皇后请安,都安安分分待在自己宫里,连彼此争风吃醋的桥段都没了。

    这跟贵妃受伤也有关系,她的伤足足养了一个多月,待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时,人看上去消瘦了一大圈,原本娇媚婀娜的身姿也多了一丝弱柳扶风的味道,皇上对贵妃呵护备至,不允许任何人任何事惹她心烦,她们谁也不敢触皇上的霉头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这段时间里,贵妃怀孕的消息早在私底下流传开了,原本还有不确信的,在她被册封为皇贵妃之后,通通打消了怀疑,而且听说贵妃这胎比较弱,她们更不敢在后宫惹事,生怕被有心之人栽上什么麻烦,并且开始羡慕贵妃的好运气。

    只有皇后并不这么认为,傅思凝豁出命护驾,差点落得个一尸两命的境地,遭了这样大的罪,怎么能称得上好运?

    旁人总担心皇后和皇贵妃同时存在,会影响中宫地位,但皇后其实只会感谢傅思凝当时的挺身而出,她感谢对方帮皇上挡住了危险,也感谢对方挽救了天下黎民。

    毕竟,若皇上在回宫路上出了什么事,不光他们这些人会丧命,天下恐怕立刻就要大乱起来,现如今风平浪静,不过封她个皇贵妃罢了,那是傅思凝该得的。

    皇后心里不止挂着皇上,她身为太傅之女,自幼被家族悉心培养,眼光和格局都放得高远,以往后宫里吵吵闹闹互相吃醋堵心也就罢了,在这种翻天覆地的大事面前,皇后一点也不会觉得自己受了委屈。

    她的贤明大度让褚煜之减轻不少压力,在颁布一些旨意时也不再那么顾忌,不久后,褚煜之封傅大人为承义公,享一等公爵的食邑和俸禄,爵位世袭罔替,与皇后的父亲赵太傅,也就是现如今的国公爷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倒也不能说完全平起平坐,毕竟赵太傅除去国公爷的头衔,还有朝廷一品大员的官职,是实打实的国之栋梁,傅大人却只是个六品武官,而且看样子皇上没有要给他升官的打算,一个只有贵没有权的勋贵,实在构不成什么实质性的威胁,这也是朝中清流一系官员没有什么异议的原因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其他大臣也都心知肚明,傅大人原来的侯爵之位是女儿封贵妃换来的,如今的公爵之位则是女儿用命换来的,人家都救驾有功了,总不能不准皇帝嘉奖救命恩人吧,这爵位是傅家该得的,在这件事上,他们就算再眼红也不敢真的拦着,甚至连艳羡都不能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他们很有觉悟,这件事从头到尾都很顺,一直到冬至前后傅家的府邸全换成了公爵府的规制,朝中也没什么议论声。

    褚煜之对这些人的反应很满意,加之御医说傅贵妃的胎终于坐稳了,只要小心一点就不会出任何问题,他的心情格外好,一直绷着的神经也终于松懈下来,让太后和皇后不禁感到十分惊奇。

    太后问:“皇帝许久不曾这样高兴过,可是遇到什么好事?”

    褚煜之笑道:“思思的胎稳了,虽然弱了点,但好歹保住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不禁抬手拭泪,她欣慰地点点头,连声说好,皇后脸上也带着笑,感慨道:“傅meimei这下可以安心了,皇上也终于可以睡个好觉。”

    褚煜之看向皇后,见对方眼神中略有疲惫,他心中也有歉疚,“这段日子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皇后并不觉得自己辛苦,最痛最苦的一定是救驾受伤又身怀皇嗣的傅贵妃,身体和精神上的创伤不是那么容易痊愈的,她不过只是照顾太后和孩子,管了管后宫嫔妃,说辛苦未免有些太矫情了。

    “臣妾只怕不能替皇上分忧。”皇后道。

    褚煜之知道她是真心诚意的,眉眼间的笑意也更加深刻,“朕要谢谢你,之后还得劳烦嫣儿替朕顾好后宫诸事,思思那儿离不得人,朕实在挪不开身。”

    皇后表示明白,傅贵妃的身体情况确实再遭不了一点罪了,若不是担心对方看见她激动,她都想过去亲自照顾,毕竟傅贵妃救下的人也是她的丈夫,更是整个朝廷的支柱。

    “皇上放心去吧,臣妾会安置好一切的。”

    褚煜之放心跟太后和皇后告辞,回到贵妃宫里时,她正在吃药膳,这几个月的病痛折磨让她脸上始终带着病气,即便已经能出门了,那股摇摇欲坠的劲儿也始终让褚煜之放心不下,御医说的话固然叫他高兴,但只要一看见贵妃苍白的脸和消瘦的身形,他就格外不忍心,连说话的声音都要放到最轻。

    “思思,今日胃口还好吗?”褚煜之在熏笼前把身体烤暖和了才靠近她,怕过了寒气过去。

    贵妃抬头朝他微笑,眉眼间透出一股喜色,“皇上,您来了,臣妾今日还好。宁哥儿方才来陪臣妾,他跟肚子里的小娃娃讲话,告诉臣妾是个meimei呢。”

    褚煜之接过她的碗,一勺一勺喂她,脸上也泛出一丝和悦,“宁哥儿是朕的小福星,他说是meimei,那一定就是meimei了,朕希望她像思思多一点,朕一定让她做天下最尊贵的公主。”

    贵妃憧憬地说:“像皇上也好啊,皇上眉眼也好看,鼻子嘴巴也好看,臣妾不求她如何富贵,只求她平平安安。”

    褚煜之亲亲她的额头,低声道:“一定会的,她还这么小就这么懂事,老天爷一定会保佑她的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老天爷听到了两人许的愿,贵妃顺利诞下小公主那天正是元宵节,这一天本是张灯结彩举国欢庆的美好日子,因为她的诞生而变得更加喜悦热闹。褚煜之先是下令免两年苛捐杂税,后又免去两年徭役,只让所有人都念一句小公主一生平安,京城的夜晚为此沸腾,在他们的口口相传下,小公主的封号便成了“福安公主”。

    褚煜之哭笑不得,他尚未宣布公主的封号,没想到百姓竟自己传出个名号,他问过贵妃的意见,这两个字正好戳到对方的心坎上,于是皇室公主的封号第一次由民间定下,就叫“福安”了。

    出生就能冠以封号,这是一种尊荣,可想京城在年后也会热闹很久,更何况这个封号的由来如此新奇,不仅百姓们多了谈资,朝臣们也纷纷热议,他们兴致勃勃,傅府的门槛却是快被贺喜的宾客踏破了,傅大人和傅夫人每日红光满面叫人补门槛,在京城也是一桩让人笑谈的美事呢。

    就这样又过了几个月,有关福安公主的议论渐渐平息,因为这时候大家的关注点都落在了年满周岁嫡皇子身上。

    皇上在这天册封他为太子,这本应该是件叫清流一系官员以及支持正统的儒官们高兴的大事,可说来真是奇怪,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脸上有喜色呢?

    不光百姓和文武百官疑惑,褚煜之也想问一个问题,好好的抓周礼,礼部准备了那么多好看好抓的东西,为什么他儿子什么都不在意,偏偏抓住了看热闹的宁哥儿?

    褚煜之看着宁哥儿那张白嫩乖巧的脸,又看向太子小小年纪已经透露出霸道的姿态和表情,手心突然就有点痒痒的。

    “储钦若,去重新抓一个!”

    太子殿下完全不在意自家父皇说什么,双手紧紧攥着宁哥儿的衣摆不松手,晃晃悠悠急起来,一口吧唧在宁哥儿脸上,留下一枚湿漉漉的口水印。

    “要……宁宁……”

    褚煜之脸色一沉,直接让奶娘把太子抱走了,再看皇后和贵妃的表情,一个尴尬,一个气愤,只有单纯可爱的宁哥儿,被弟弟亲了之后还在笑,他才两三岁,才不懂大人们为什么不开心呢。

    宁哥儿还要去玩,一转身扑进离他最近的皇叔怀里,皇叔教他说话给他讲故事,宁哥儿可喜欢皇叔了呢,他要皇叔陪他玩飞飞的游戏,而此时桓王亦是容色复杂,他抱起朝他腿上爬的小家伙,目光却注意到人群中的亭河郡王,也就是宁哥儿的生父,那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,恐怕不比在场的任何人心里舒坦吧。